光斑貼試驗臨床應用專(zhuān)家共識

2018-05-18

內容介紹:

【聲明:本文經(jīng)《中華醫學(xué)雜志》社有限責任公司授權醫脈通,僅限于非商業(yè)應用】

雖然光斑貼試驗在臨床應用已30年,對試驗的具體步驟、變應原及注意事項等方面尚存在爭議,但在光變應性接觸性皮炎及其他日光引起的相關(guān)皮膚病的臨床研究、診斷及治療方面仍發(fā)揮著(zhù)重要作用。許多醫生對光斑貼試驗的原理、適應證、禁忌證、操作方法、注意事項、結果判讀及結果解釋尚不完全清楚。有鑒于此,中國醫師協(xié)會(huì )皮膚科醫師分會(huì )過(guò)敏與臨床免疫亞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和中華醫學(xué)會(huì )皮膚性病學(xué)分會(huì )皮膚免疫學(xué)組組織專(zhuān)家制定本共識。

光斑貼試驗(photopatch test)是通過(guò)檢測接觸性光變應原來(lái)診斷和研究光變應性接觸性皮炎(photoallergic contact dermatitis ,PACD)及其他日光引起的相關(guān)皮膚病的方法,在臨床診斷、治療方面發(fā)揮著(zhù)重要作用。本共識僅適用于臨床懷疑PACD及其他日光相關(guān)性疾病的患者,不包括光毒性或可疑藥物引起的光敏性皮炎。

 

一、光斑貼試驗原理

基本原理是將光變應原貼敷于皮膚一段時(shí)間后,再經(jīng)一定波長(cháng)的光線(xiàn)照射,光變應原在光能作用下,使前半抗原變成半抗原,與皮膚蛋白結合形成全抗原,后者刺激機體產(chǎn)生抗體或細胞免疫反應。當致敏后的個(gè)體再次接觸相同致敏因子或有交叉過(guò)敏的物質(zhì)時(shí),機體產(chǎn)生一系列變態(tài)反應,出現肉眼可見(jiàn)的紅斑、丘疹、水皰等反應,從而判斷皮膚對光變應原的光反應性[1]。主要用于光變應性接觸性皮炎的病因診斷,確定引起該反應的光變應原。

同斑貼試驗一樣,光斑貼試驗也屬于皮膚激發(fā)試驗,同樣可以誘發(fā)出刺激性皮炎,因此,如果有接觸性蕁麻疹甚至全身嚴重過(guò)敏反應的速發(fā)型接觸性反應病史的患者,不能使用可引起變態(tài)反應的光變應原[2]。

 

二、適應證和禁忌證

1.適應證:

光斑貼試驗適用于臨床上所有懷疑存在接觸光變應原引起的光變應性皮膚病的檢測,包括[3] :①既往有光敏性疾病史,如慢性光線(xiàn)性皮炎、多形性日光疹、光線(xiàn)性癢疹、日光性蕁麻疹、原因不明的光敏性疾病等;②夏季曝光部位出現濕疹樣皮損并且日曬后加重;③任何季節在曝光部位出現的皮炎;④既往外用防曬霜、非甾體抗炎藥(NASID)引起的皮炎;⑤職業(yè)性光接觸性皮炎。

2.禁忌證:

①懷疑光毒性接觸性皮炎或光敏性藥疹患者;②已知對測試的變應原過(guò)敏者;③孕婦和哺乳期婦女;④由于光斑貼試驗檢測周期較長(cháng),無(wú)行為控制能力的患者或不能保證隨訪(fǎng)的患者不宜進(jìn)行此項試驗。

 

三、光變應原

光變應原種類(lèi)較多,目前國際上尚無(wú)關(guān)于光斑貼試驗的標準變應原,隨著(zhù)地域環(huán)境、生活習慣等不同,光斑貼變應原的種類(lèi)也在不斷改變,主要包括防曬劑、藥物、抗菌劑和香料等[1, 4,5]。近年來(lái),環(huán)境問(wèn)題及遮光劑使用增多,4氨基苯甲酮、羥苯甲酮等紫外線(xiàn)吸收劑所致的PACD也相應增多,因此許多國家光斑貼變應原的成分也相應地以遮光劑的成分為主。北美接觸性皮炎研究組(NACDG)規定每?jì)赡昃鸵乱淮螛藴首儜慕M成成分;意大利建議每4~5年要更新一次光變應原的組成成分及濃度[6]。

歐洲接觸性皮炎和光照性皮膚病研究組(EMCPPTS)2011年制定的光變應原中,19種紫外線(xiàn)吸收劑的濃度除了4氨基苯甲酮是2%以外,其余均是10%[7]。中國目前主要參照EMCPPTS制定的光斑貼試驗最基本變應原,包括19種紫外線(xiàn)吸收劑和5種非甾體抗炎藥(表1),對照組為凡士林基質(zhì)[8]。如考慮與職業(yè)相關(guān),還可參照GBZ21-2006職業(yè)性光接觸性皮炎中光斑貼試驗常用的光變應原[9]。除了以上光變應原之外,有時(shí)患者還會(huì )自帶物品進(jìn)行光斑貼試驗,一般為防曬霜,可以直接進(jìn)行敷貼;如果是肥皂、洗滌劑等有刺激性的物質(zhì)則不宜直接進(jìn)行試驗,可以參考斑貼試驗的方法制作變應原[10]。

四、照射光源及劑量

1.照射光源:

能夠產(chǎn)生光變應性接觸性皮炎的光譜主要為波長(cháng)320~400 nm的長(cháng)波紫外線(xiàn)(UVA),所以只要具有恒定輸出UVA的人工光源均可作為測試光源,如氙弧燈和熒光燈。由于目前光斑貼試驗方案尚未統一,光變應原還在不斷更新中,所以目前大多數國家常用的光源仍以UVA為主。如果患者病史中提供接觸酮洛芬、苯海拉明、鹽酸氯丙嗪、木材混合物、秘魯香脂、芳香混合物等物質(zhì)史,建議加用UVB照射[11]或全譜光照射[12,13,14],可提高光變應原檢出率,減少漏診。

2.照射劑量:

近年來(lái)文獻報道,在去除變應原后,照射側給予UVA 5 J/cm2(包括兒童患者在內[15])照射,僅少數國家(印度[16]、新加坡[17])照射10 J/cm2,我國也以5 J/cm2作為照射劑量;如最小紅斑量(MED)< 5 J/cm2[3],則將UVA照射劑量減至2.5或1 J/cm2。

 

五、操作步驟

2004年歐洲光斑貼試驗專(zhuān)家組在變應原、照射劑量、試驗步驟、結果判讀及解釋方面達成共識,但仍存在一定的差異。

測定患者的MED:本步驟可以省略,但臨床上懷疑光敏的患者(如慢性光線(xiàn)性皮炎、多形性日光疹、日光性蕁麻疹等)必須先測定MED。

第1步:敷貼光斑貼變應原:將變應原注滿(mǎn)聚乙烯塑料制成的IQ芯室,一般為15 μl,以保證與皮膚完全接觸;再將2份完全相同的變應原分別貼于背部?jì)蓚?,避開(kāi)肩胛骨和中線(xiàn),避開(kāi)急性滲出的皮膚,一側為照射側,一側為對照側,中間至少間隔3~5 cm。用標記筆作好標記。

第2步:變應原封閉24或48 h后去除,觀(guān)察有無(wú)單純接觸變應性反應。照射側接受UVA 5 J/cm2或更小劑量照射,對照側要避免光線(xiàn)照射。照射結束后,兩側均用防水鋁箔覆蓋。

第3步:照射后24、48、72 h,觀(guān)察兩側的反應,包括紅斑、丘疹、水腫、水皰,用0~4級表示反應強度。

目前在光變應原是避光1 d還是2 d后再接受照射的問(wèn)題上存在爭議,我國建議封閉1 d后照射。國外有學(xué)者采用自身對照的方法比較光變應原封閉1 d或2 d后試驗結果的陽(yáng)性率,發(fā)現封閉1 d的陽(yáng)性率為52.9%,封閉2 d的陽(yáng)性率為85.3%[18]。

 

六、結果判讀

1.判讀時(shí)間:

分別在照射后的24、48、72 h判讀試驗結果,以觀(guān)察某些變應原隨時(shí)間產(chǎn)生的反應,同時(shí)也需鑒別刺激反應與變態(tài)反應,具體鑒別標準同斑貼試驗。

2.判讀標準:

根據國際接觸性皮炎研究小組(ICDRG)的推薦,用0~4級表示反應強度,> 1級為陽(yáng)性結果。見(jiàn)表2[19]。

 

 

3.判讀結果:

結合臨床可出現7種試驗結果,詳見(jiàn)表3[8,12,20]。

 

 

七、注意事項

光斑貼試驗除了斑貼試驗的常規注意事項外,還應注意以下幾點(diǎn):①定期校準輻照儀,根據輻照儀的能量密度計算出相應的照射時(shí)間,以保證照射劑量的準確性;②背部應有足夠大面積的正常皮膚進(jìn)行試驗,且受試部位無(wú)炎癥、色素沉著(zhù)、瘢痕等不適宜光斑貼試驗的情況;③服用過(guò)噻嗪類(lèi)、氟喹諾酮類(lèi)等光敏性藥物的患者應避免試驗,可根據藥物的半衰期決定停用時(shí)間;④皮膚病處于急性活動(dòng)期應避免試驗;⑤臨床上懷疑系統藥物引起的光變應性皮炎應避免試驗;⑥簽署知情同意書(shū);⑦受試者在受試前2周及試驗期間不得服用糖皮質(zhì)激素,前3 d及受試期間宜停用抗組胺藥。

 

八、并發(fā)癥及處理

同斑貼試驗[2]。

 

九、結果解釋

判讀上述試驗結果后,還需要分析與臨床的相關(guān)性。不同的光變應原可能產(chǎn)生的臨床意義并不相同,陰性結果只說(shuō)明患者目前對所檢測的光變應原無(wú)接觸過(guò)敏及光接觸過(guò)敏;陽(yáng)性變應原可以是現有皮膚病的病因或加重因素,也可能是既往接觸性皮炎的原因,但也可能與患者的皮膚病暫時(shí)無(wú)關(guān)或者與其他試驗產(chǎn)生了交叉反應。

光斑貼試驗是皮膚試驗中比較安全的檢測方法,通過(guò)選擇合適的光斑貼試驗試劑,可以有效地幫助患者找到致病的過(guò)敏原,還可以指導患者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避免接觸有相同或相似分子結構及功能基團的物質(zhì),是機體預防遲發(fā)型光變態(tài)反應性皮膚病的重要措施。

 

參與共識起草專(zhuān)家名單

參與共識起草專(zhuān)家名單(以姓氏筆畫(huà)為序)馬琳(首都醫科大學(xué)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王鵬(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醫院);王培光(安徽醫科大學(xué)第一附屬醫院);馮愛(ài)平(華中科技大學(xué)同濟醫學(xué)院附屬協(xié)和醫院);鄧丹琪(昆明醫科大學(xué)第二附屬醫院);盧彬(貴陽(yáng)醫學(xué)院);劉玲玲(北京大學(xué)第一醫院);呂新翔(內蒙古醫科大學(xué)附屬醫院);農祥(昆明醫科大學(xué)第一附屬醫院);朱蓮花(延邊大學(xué)附屬醫院);朱武(中南大學(xué)湘雅醫院);杜娟(北京大學(xué)人民醫院);張麗(沈陽(yáng)中醫院);張小鳴(寧夏醫科大學(xué)總醫院);張理濤(天津市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張福仁(山東省皮膚病性病防治研究所);張峻嶺(天津市中醫藥研究院附屬天津市長(cháng)征醫院);李鄰峰(首都醫科大學(xué)附屬北京友誼醫院);李?。ǖ谒能娽t大學(xué)西京皮膚醫院);李振魯(河南省人民醫院);李惠(重慶醫科大學(xué)附屬第一醫院);宋志強(第三軍醫大學(xué)西南醫院);何韶衡(遼寧醫學(xué)院變態(tài)反應中心);肖?。ㄖ袊t科大學(xué)附屬第一醫院);楊蓉婭(北京軍區總醫院);楊衛兵(解放軍第181醫院);楊曉紅(解放軍第211醫院);楊慧敏(黑龍江省第二醫院);楊玲(成都軍區昆明總醫院);陸前進(jìn)(中南大學(xué)湘雅二醫院);陸洪光(貴陽(yáng)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陸東慶(中山大學(xué)附屬第五醫院);金江(北京大學(xué)人民醫院);林有坤(廣西醫科大學(xué)第一附屬醫院);邱湘寧(中南大學(xué)湘雅二醫院);鄭焱(西安交通大學(xué)第二醫院);姚煦(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學(xué)院皮膚病醫院);姚志榮(上海交通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附屬新華醫院);趙明(中南大學(xué)湘雅二醫院);趙作濤(北京大學(xué)第一醫院);施辛(蘇州大學(xué)附屬第二醫院);郝飛(第三軍醫大學(xué)西南醫院);駱肖群(復旦大學(xué)附屬華山醫院);郭在培(四川大學(xué)華西醫院);顧恒(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學(xué)院皮膚病醫院);高興華(中國醫科大學(xué)附屬第一醫院);晉紅中(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院);涂彩霞(大連醫科大學(xué)附屬第二醫院);夏濟平(江蘇省人民醫院);曾慧明(海南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程波(福建醫科大學(xué)附屬第一醫院);滿(mǎn)孝勇(浙江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附屬第二醫院);謝志強(北京大學(xué)第三醫院);廖理超(安徽省立醫院);潘萌(上海交通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附屬瑞金醫院);鞠梅(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學(xué)院皮膚病醫院)

主要執筆者 顧恒、李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