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覺(jué)無(wú)作為,愿君讀讀黃公望

2017-10-23

文/牛皮明明


世上只有一種成功,就是用你喜歡的方式度過(guò)一生。不泯然于眾,只遵從內心真實(shí)的感受,欣然向前。

 

明末年間,有一副畫(huà)傳到了著(zhù)名的收藏家吳洪裕手上,他把這副畫(huà)看得比命還重。去世前,跟家里人說(shuō)了句:

 

這幅畫(huà)我得帶走,你們把它燒了吧。

 

家人看著(zhù)吳洪裕死前最后一口氣都咽不下去,只好當他的面開(kāi)始燒這幅叫《富春山居圖》的畫(huà),侄子吳靜庵趕到,一把將畫(huà)從火盆里奪出。


畫(huà)燒成兩截,前半截為《剩山圖》,后半截為《無(wú)用師卷》。

 

畫(huà)這副畫(huà)的人是一個(gè)元朝人,叫黃公望。

 

生活里,我們翻山越嶺,登舟涉水,山一程、水一程,有時(shí)候走著(zhù)走著(zhù),頓覺(jué)一生一事無(wú)成,便開(kāi)始抱怨自己碌碌無(wú)為。

 

人生若覺(jué)無(wú)作為,我推薦你讀讀黃公望。

 

01


公元1269年,黃公望出生于江蘇常熟。

 

他是那個(gè)時(shí)代最大的loser,從小讀遍四書(shū)五經(jīng),考科舉,到了45歲,才在浙西廉訪(fǎng)司當了一名書(shū)吏。

 

官還沒(méi)做幾天,他的上司張閭,因貪污舞弊掠奪田產(chǎn)逼死了九條人命,朝廷抓了張閭,順道把黃公望也抓了。

 

等黃公望出獄時(shí),已經(jīng)過(guò)了五十歲。想想這一生,也快走到了盡頭。


元朝的一天,黃公望正在屋里寫(xiě)字,做官的朋友來(lái)了。跟他說(shuō):

 

“去我府上做書(shū)吏吧!”

 

黃公望把筆一放,說(shuō)了句:做官,不去了,不去了,你趕緊回吧,我也要出門(mén)了。

 

官場(chǎng)朋友問(wèn):你要去哪?

 

黃公望答:當道士!

 

黃公望門(mén)也不鎖,拂身而去,從此浪跡天涯。

 

那一天起,黃公望便開(kāi)始向人生莽原出發(fā),與過(guò)去的生活徹底決裂。


他不再討好誰(shuí),也不再將時(shí)間浪費在無(wú)聊的人、無(wú)聊的事上,他過(guò)極簡(jiǎn)的生活,并有乘風(fēng)破浪的氣勢。

 

一個(gè)人真正的成熟,是從懂得認識自我開(kāi)始的。

 

在古代,50歲已是人生暮年,也許等待黃公望的除了死亡,也就剩下死亡了。

 

可死亡從來(lái)不是人生最可怕的事情,人生最可怕的事是人未老,心已死,心死了,時(shí)間也會(huì )跟著(zhù)死了。

 

對于黃公望來(lái)說(shuō),他的人生盛宴才僅僅是剛剛開(kāi)始!

 


02


黃公望學(xué)畫(huà)畫(huà),想到了就立馬去學(xué)。

 

他來(lái)到大畫(huà)家王蒙那里,王蒙是大畫(huà)家趙孟頫的外甥,棄官隱居于浙江余杭的黃鶴山。王蒙一看黃公望都年過(guò)半百了。

 

就擺手說(shuō):你都五十了,還學(xué)什么呢?太晚了,回去吧!

 

黃公望并不在意,悶頭就學(xué),在任何人看來(lái),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可是黃公望卻偏偏在紙張上出發(fā)了。他每天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盯著(zhù)對面的山看,一看就是幾個(gè)小時(shí),眼都不眨。

 

幾個(gè)月過(guò)后,黃公望畫(huà)畫(huà)大有長(cháng)進(jìn)。王蒙不解,跟著(zhù)他身后去看。每次都看到黃公望坐在大石頭上紋絲不動(dòng),像個(gè)死人。

 

后來(lái)實(shí)在忍不住了就問(wèn):“你每天都坐在大石頭上,干什么呢?”

 

黃公望說(shuō):我在看山看水啊,觀(guān)察鶯飛草長(cháng),江流潺潺,漁人晚歸。

 

王蒙說(shuō)了句:那你繼續看吧!

 

之后的29年里,黃公望走遍山川,游歷大江,走哪看哪,極度專(zhuān)注,沒(méi)有人知道他去過(guò)哪里,好像他的行蹤是一個(gè)永恒的謎。


但是只要他安靜下來(lái),整個(gè)世界好像都是和他無(wú)關(guān)的。

 


03


元朝至正七年,這一年黃公望整整79歲。

 

那是一個(gè)秋天,落葉繽紛。黃公望和師弟無(wú)用,從松江游歷到浙江富陽(yáng)。


只見(jiàn)富春江面,江面如練、漁歌唱晚,他跟無(wú)用說(shuō):我不走了,我留下來(lái)畫(huà)畫(huà)。

 

無(wú)用說(shuō):你自己留下來(lái),沒(méi)有人照顧你怎么辦?


黃公望一個(gè)人坐下,氣定閑神。不管無(wú)用師弟如何勸他,他也紋絲不動(dòng)。

 

無(wú)用師弟只好一個(gè)人獨自云游去了。

 

79歲的黃公望在富陽(yáng)住下,每天都是一個(gè)人,孤零零地到富春江邊看山看水。


一天中午,黃公望來(lái)到城東面的鸛山磯頭,坐在富春江邊的礁石上,拿出紙筆,對著(zhù)江岸開(kāi)始作畫(huà)。突然背后有人一把將他推入江中。

 

推他的人是黃公望以前的上司張閭的外甥汪其達。

 

當年黃公望在監獄里供出了張閭的罪行,汪其達懷恨在心,這恨一裝心里便是30年。查到黃公望的行蹤后,就偷偷下了毒手,要致黃公望于死地。

 

黃公望掉進(jìn)江里,差點(diǎn)沒(méi)命,這時(shí)正好有一個(gè)樵夫路過(guò),扔了擔子跳入江中,把黃公望救了起來(lái)。

 

樵夫古道熱腸,跟他說(shuō):既然有人要害你,你這么大年齡了,又不能自保,我家住在江邊的山上,你住我家吧。

 

黃公望步履蹣跚,跟著(zhù)樵夫踏上了沿江而下的驛道,走了不到十里路,來(lái)到一個(gè)叫廟山塢的山溝里。當登上一道山梁,眼前出現了一片凸起的平地,零星住著(zhù)七八戶(hù)人家。

 

此處三面環(huán)山,一面臨江,酷似一只淘米的竹編筲箕。黃公望舉目四望,此處山巒起伏,林木蔥籠,江水如練。整個(gè)富春江盡收眼底,景致奇美!



04

 

黃公望就此住下,一住就是四年。這四年里,天一亮,黃公望就戴著(zhù)竹笠,穿著(zhù)芒鞋出門(mén),沿江走數十里,風(fēng)雨無(wú)阻。

 

遇到好景就停下來(lái)畫(huà),心隨念走,身隨緣走,在他刪繁就簡(jiǎn)的人生里,所到之處皆為風(fēng)景。

 

人真正的成熟,就是明白每天發(fā)生在我們身邊的99%的事情,對于我們和別人而言,都是毫無(wú)意義的。


黃公望就是這樣的人,他只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自己關(guān)心、傾注的1%的美好事物上。

 

周?chē)娜丝粗?zhù)黃公望都說(shuō):這個(gè)老人,都快死的年紀了。每天還活得匆匆忙忙,何必呢?

 

而對于黃公望來(lái)說(shuō),死是一件并不著(zhù)急的事,他每天快要忙死了,忙著(zhù)做自己該做的事??偸怯挟?huà)不完的畫(huà),寫(xiě)不完的字,走不完的路,看不完的景。

 

他是真忙,忙死了!

 

除了畫(huà)畫(huà),黃公望常常接濟村里人。


有一次,他拿出一幅畫(huà),落款“大癡道人”,讓樵夫帶到城里去賣(mài),并囑咐:沒(méi)有十兩銀子不要出手。

 

樵夫一聽(tīng),這張皺巴巴的紙要賣(mài)十兩銀子,覺(jué)得這老人準是想錢(qián)想瘋了。當他來(lái)到集市,鋪開(kāi)那張紙。立馬有買(mǎi)家過(guò)來(lái),掏出十兩銀子,買(mǎi)了就走。

 

樵夫很吃驚,自己就是砍一年的柴,也掙不到十兩銀子啊。

 

這以后,黃公望每?jì)扇齻€(gè)月就讓樵夫去賣(mài)一幅,賣(mài)畫(huà)所得全部接濟村民。這個(gè)村被黃公望的畫(huà)生生包養成了小康之村。



05


黃公望80歲那年,開(kāi)始正式畫(huà)《富春山居圖》。

 

他要在這副畫(huà)中講述一條河流的一生,

他要在這幅畫(huà)中,講述時(shí)代和人類(lèi)的悲喜。

 

對于別人來(lái)說(shuō),畫(huà)如此大畫(huà),本來(lái)就是艱難的,更何況是一個(gè)80歲耄耋老人呢。


可對于黃公望來(lái)說(shuō),他做每件事從不管別人如何評價(jià),我高興,我開(kāi)心,這就夠了,我就是要在紙上出發(fā)。

 

雖然我已80歲,難道就應該“泯然于眾”,內心的感受才是這個(gè)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富春江的四面,有十座山峰,峰峰形狀不同,幾百棵樹(shù)木,棵棵姿態(tài)迥異。


黃公望踏遍了富春江兩岸,背著(zhù)畫(huà)卷帶著(zhù)干糧一路前行。漁舟唱晚,樵夫晚歸,山林寂靜,流水無(wú)痕都變成了他人生的注腳。

 

在中國歷史上,從來(lái)沒(méi)有一個(gè)人用了四年,和河流真正的對話(huà)。對話(huà)中,可以說(shuō)富春江讀懂了黃公望,黃公望也讀懂了富春江。


《富春山居圖·無(wú)用師卷》局部


06


四年之后,黃公望84歲,被后世稱(chēng)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huà)"之一的《富春山居圖》全部完成。

 

在這幅畫(huà)里,

有蘇東坡想看的“遠山長(cháng)、云山亂、曉山青”

也有屈原想看到的滄浪之水,可以濯吾纓。

黃公望仿佛聽(tīng)到河流喜悅的聲音。

也聽(tīng)到了河流哭泣的聲音,

聽(tīng)到自己科考時(shí)的得意,

也同樣聽(tīng)到了他46歲時(shí)坐牢的痛苦。

 

畫(huà)中,黃公望把人藏在山水之中,畫(huà)里有8個(gè)人,一般的人只能找到5個(gè)。在黃公望看來(lái),人在山水之中,不需要被別人看到,領(lǐng)悟與回顧,人的一生,其實(shí)就是也無(wú)風(fēng)雨也無(wú)晴。

 

600多年前,80歲的黃公望用了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完成自我。

 

和我們普通人相比,黃公望也許是苦悶的,沒(méi)有燈紅酒綠,也沒(méi)有推杯換盞的聲色犬馬,而人的生命中最承受不起的不是勞苦、不是疲憊,而是輕浮,輕浮得沒(méi)有生命的重量、沒(méi)有生命的價(jià)值。

 

黃公望也是幸福的,在這副“遠山長(cháng)、云山亂、曉山青”的畫(huà)里,他找到了整個(gè)世界。

 

現實(shí)生活里,我們常常聽(tīng)別人說(shuō)自己年齡大了,無(wú)法前行。


其實(shí)真正牽絆自己前行的原因不是年齡大了,而是懶惰和懷疑。真正要出發(fā)的人,隨時(shí)出發(fā),便會(huì )海闊天空。

 

作家三毛說(shuō):“等待和猶豫是這個(gè)世界上最無(wú)情的殺手?!蹦阋恢痹诘纫粋€(gè)最合適的時(shí)機做你想做的事,然后又一直在猶豫中虛度時(shí)光。

 

試想一下,當我們在80歲的時(shí)候,還有沒(méi)有勇氣為自己準備新的追求,還有沒(méi)有勇氣做選擇,還能不能真的堅持做一件“不死不休”的事兒?



前半卷《富春山居圖·剩山圖》

尺幅:縱31.8厘米,橫51.4厘米




后半卷《富春山居圖·無(wú)用師卷》全卷

尺幅:縱33厘米,橫636.9厘米   


07


當黃公望將《富川山居圖》畫(huà)完,他長(cháng)舒一口氣,重重將筆扔入江中,長(cháng)吁這一生,我完成了。

 

這些年,他的師弟無(wú)用到處找他,公元1353年,無(wú)用師弟終跟隨著(zhù)賣(mài)畫(huà)的樵夫找到了黃公望。


當看到巧奪天工的《富春山居圖》時(shí),無(wú)用師弟熱淚縱橫。


而喜極而泣的黃公望則不發(fā)一言,悄然在畫(huà)卷題字,舉手將自己用了全部生命完成的《富春山居圖》,贈予無(wú)用師弟。

 

四年的嘔心瀝血,黃公望毫不在意,與其獲取浮名,不如一場(chǎng)君子之交。


與現在的人相比,黃公望才是真的灑脫,也是真的曠達,他像是一個(gè)種花的人,種下、施肥、然后用數年之久等待花開(kāi),花開(kāi)一瞬,他卻將花摘下,舉手贈予他人。

 

真正的曠達就是享受追求的過(guò)程,而從不在意結果的得失。


真正的灑脫是廣廈萬(wàn)間,我夜眠不過(guò)七尺,良田千頃,我日食不過(guò)三餐。我想要的很少,心滿(mǎn)意足,這就足夠了。

 

一年后,黃公望長(cháng)笑而逝。至今依然可以想到,663年前,一位元朝的老人離世,在離世時(shí),臉上一定無(wú)比安詳,面帶微笑。

 

他的一生毫無(wú)遺憾地走了!



08


故事講完了嗎?

 

并沒(méi)有!

 

黃公望離世之后,這副畫(huà)的經(jīng)歷更加離奇。

 

明朝的某年某月,這幅畫(huà)到了江南四大才子沈周手里,沈周視為珍寶,可在一個(gè)深夜,畫(huà)作竟不翼而飛,然后就在歷史上徹底消失了。

 

又過(guò)了一百五十年,順治七年(1650年),《富春山居圖》突然出現在著(zhù)名收藏家吳洪裕手上,在他收藏上萬(wàn)件藏品中,唯獨只愛(ài)《富春山居圖》。把畫(huà)看得比命還重。


病逝之前,奄奄一息的吳洪裕躺在床上,吃力地向家人吐出一個(gè)字:

 

“燒!”

 

家人看著(zhù)吳洪裕最后一口氣都咽不下去,只好當他的面開(kāi)始燒《富春山居圖》,就在畫(huà)投入火盆的時(shí)候,侄子吳靜庵趕到,一把畫(huà)將畫(huà)從火盆中拽了出來(lái)。

 

可惜這幅畫(huà)已被燒成兩截,前半截,稱(chēng)之為《剩山圖》,后半截稱(chēng)之為《無(wú)用師卷》。

 

兩幅畫(huà)輾轉多位藏家手中,歲月沉浮,在民間若隱若現。


1938年,《剩山圖》進(jìn)入浙江博物館,1948年,《無(wú)用師卷》輾轉到達臺灣。從此《富春山居圖》前后兩截分隔兩地。

 

2011年6月1日,距離吳洪裕燒畫(huà)那一年,整整過(guò)去了361年。


《富春山居圖》的兩截,《無(wú)用師卷》和《剩山圖》才在分別之后,正式在臺北故宮博物院重新遇見(jiàn)。兩岸的文化人說(shuō)這叫:

 

“山水合璧”!

 

這一切,就像一個(gè)人的命運,生死別離,天涯斷腸,就如杜甫詩(shī):人生不相見(jiàn),動(dòng)如參與商。

 

故事到此講完了,講故事的人最有心,聽(tīng)故事的人總動(dòng)情。



 

09

 

600多年過(guò)去,當年80歲的黃公望在富春江畔駐足,然后用了整整用了4年,只做了一件事。

 

今天,學(xué)會(huì )了如何生存的我們,卻遠沒(méi)有學(xué)會(huì )如何生活。我們迷失在了手段里,卻忘了不論多大的事業(yè),真正的目的是為了生活。

 

如何才能找到自己,其實(shí)答案就在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里。

 

今天我們學(xué)習黃公望,是學(xué)習選擇。


生活有兩條路,一條是社會(huì )要求我們走的,一條是我們自己想走的,你只有堅定內心的選擇,并奔赴向前,才能活出真正的那個(gè)自己。

 

今天我們學(xué)習黃公望,是學(xué)習等待。


在匆忙的生活中,試著(zhù)放緩自己的腳步,讓等待變成一種心態(tài),一種態(tài)度,只有坦蕩如水時(shí),你才能看到最美的東西。

 

今天我們學(xué)習黃公望,是學(xué)習灑脫。


讓自己灑脫地安靜下來(lái),聆聽(tīng)自己的心跳與呼吸,我相信,只有這樣,你的生命走出去時(shí)才不會(huì )慌張。

 

今天我們學(xué)習黃公望,是學(xué)習尋覓。


若你還算年輕,你還敢不敢沸騰一下血液,綁緊鞋帶重新上路,敢不敢勇敢一點(diǎn)兒面對自己,去尋覓那些能讓自己內心強大的力量?

 

然后,此生無(wú)憾!